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法官园地
像彩蝶般飞翔在天空
作者:吴永贤  发布时间:2017-10-23 21:11:16 打印 字号: | |
  都说家庭是社会的细胞,而婚姻是维系这个细胞的最基本的元素,为了曾经那份爱而相守一生,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一段婚姻因各种因素而最终走向失败的终端时,人们常常会因为看到一段缘走到尽头并对家庭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而扼腕叹息。

  案头上一件再普通不过的离婚案件的卷宗,书记员小马好几次给被告打电话都无法联系到,终于打通了电话,被告在那头说自己到外地打工来不了,并说开庭那天如果原告带儿子来,那自己想办法到,否则自己不会到庭。被告说完就挂了电话。

一个细雨霏霏的日子,我和小马依诉状上的地点趋车去了离县城十公里开外的被告家里了解情况。寂静的巷道里一位八旬老人在微雨中颤巍巍踽行,我向前向老人打问被告家的住址,老人听了半天后说你们找的人正是我的儿子,他外出打工已半年了。

  我想了解被告家的详细情况,就要老人到他家里一块儿去聊聊,老人刚开始不吭声,经我劝说了一番后,最终允许了我们的要求。

巷道里有些泥泞,拐过一个弯后,老人指着一个院落说到了。推开院门,一北一东两面板房座在不大的院子里,外面都安装了铝合金封闭。园子里的大荔花开得正艳,弥漫着沁人心脾的香气。小院里很安静。推开房门,是普通人家常有的沙发茶几、电视冰柜等摆设,干净整洁。刚坐下不久,一个清秀的小姑娘应声进来,原来她是被告的女儿玟玟。

  玟玟说话声音很小,“不知道爸爸妈妈近几年为啥经常吵嘴,三年前妈妈带着弟弟离开了爸爸和我。我今年18岁了。妈妈带弟弟离开时我15岁,弟弟5岁,听说是在西宁附近,具体在哪住我和爷爷、爸爸都不知道”。小姑娘哽咽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从玟玟带着哭泣的叙述里,我感到在她童年的记忆里,眼前的这个小院肯定也曾给她留下过美好的回忆,还上小学的她也肯定记得那时她爸爸妈妈起早贪黑,一砖一地建起了这两面房子,虽然既苦又累,但小院里洒下的是欢声笑语,是一家人围坐在桌前吃饭时的那种温馨欢乐场面,爷爷也笑得合不拢嘴,小弟弟在桌旁蹦蹦跳跳,那时一切对玟玟来说都是多么的美好。

  “你现在读几年级?”我的思绪又回到了现实, “我在县一中上学,今年高三,读了上半学期,这学期我没再去。”

  “为啥没去上学,还有半学期就高考了,这学期开学才一个月,你去的话还来得及呀,你不去多遗憾哪,是没学费吗?学校的老师没来叫你吗?”惊诧的我一连串问话脱口而出。

  “学费我没考虑,老师也来叫过我,但我没心思上学” ,面对我的问话,玟玟显得很平静。

  “你现在一定得上学,考个大学才会有一个好的前途嘛!”我劝说着她,“我确实没有心思再上学了,爸爸给我找了一个西安的铁路技术学院,交钱后就可以上,我想去上那个学校”,玟玟的口气依然坚定。我说那种学校不是正规学校,是骗人骗钱的,只会耽误你,你千万不要去。

  玟玟沉默。

  临走时我让她劝说她爸爸在开庭那天一定到庭,小姑娘一口答应。带着深深的叹息和不安,我和小马离开了那个让人揪心的小院。

  开庭的日子到了,我从早上就想着一定要下最大努力做好玟玟父母的调解工作,让玟玟的父母冰释前嫌,重归于好,使这个濒临破碎的家庭重回到其乐融融的氛围中,也让玟玟重新回到校园,让知识改变她的命运,最终找到一个好的归宿,这是我今天最想做的一件事。

  调解过程中我了解到,玟玟的爸爸妈妈早在三年前就因感情不合到法院提起过离婚诉讼,被判决不准离婚,但离开法院大门后,双方分道扬镳,至今分居已三个年头。整整一个上午,我苦口婆心的劝说,丝毫没有动摇原告与被告离婚的坚定决心。面对相拥在法庭上号啕大哭的玟玟母女和一脸懵懂的被被告紧紧攥着小手的玟玟弟弟,面对着各自分别三年的母女、父子和姐弟四人,我的心在流泪,命运为何如此造化这个家庭,我不认为玟玟的父母他们体会不到他们的离婚会对这个家庭造成支离破碎的残酷现实和对风烛残年的老父的身心打击尤其是对这双儿女造成的心灵上深深的伤害和他们今后的人生轨迹产生的负面影响是多么的巨大,或就他们自己来说,婚姻的失败,在他们今后的人生中永远留下了一个抹不去的阴影,这个阴影将会像络印一样伴随他们度过终生。

  在我向玟玟弟弟询问他想跟谁一起生活时,他扬起稚气的脸说:“要跟妈妈一起生活”,而哭泣不已的玟玟却此时抬起头说,如果爸妈一定要离婚的话,我要和爸爸在一起,我要伺候爸爸一辈子!

  也许是玟玟在之前给被告说了我给她劝说别去西安那个铁路学校的事,当我向被告问起玟玟上学的事时,他说“丫头本来学习成绩也好,但由于身边没人操心,我还要外出打工赚钱,家中爷爷还要有人照顾,再加上我和妻子的事情等,丫头现在不去念书了,我劝她去学校她也不去。她也给我说了你劝她别去西安铁路学校的事。如果孩子的妈妈坚决要离婚的话,我准备带丫头去格尔木开铺子去,我会照顾好她的。” 听着被告万般无奈的话语,我的心情很是沉重,我无意再指责和教育双方的对错,俗话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也许,当夫妻今生真的无缘再走完今后的生活,当“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的美好愿望真的成为镜花水月、一帘幽梦的时候,也许真的是分手了的好。有的东西你再留恋也注定要放弃,学会放弃,将昨天埋在心底;学会放弃,让彼此都能有一个更轻松的开始,遍体鳞伤的爱并不可取。人一生中也许会经历许多种爱,但千万别让爱成为一种伤害。当执手天涯的爱人有一天最终劳燕分飞、天各一方的时候,也是双方重新寻找人生轨迹,踏上人生新的征途的时候,这样的结局又有未尝不可的呢?只是萦绕在我心头挥之不去的是,他们的白发苍苍的父母,那尚未成年的正处于人生塑造阶段的花季般的儿女们,在他们心目中本是成长的摇篮、灵魂的栖息地、精神乐园的家又在哪?而又有谁在他们遭受了这心灵伤痛,一切都成了美丽的童话时来抚慰他们心中的伤痛,为他们呵护一片温馨港湾般的家呢?

  愿玟玟爷爷福寿康宁,愿玟玟在花季的岁月里像彩蝶般飞翔在蓝天。
责任编辑:湟中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