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法官园地
红狐狸
作者:祁生林  发布时间:2014-01-27 15:23:59 打印 字号: | |
  天地一片苍茫,冰天雪地中,一只美丽的红狐狸孤独地屹立在旷野上,深情回眸,诗意劈空而来,温暖也随之而生。

  天是粉世界,天际的残霞刚刚散去,仅留一抹胭脂赤。地是玉乾坤,满地的积雪已凝成冰晶,泛着隐隐的玻璃蓝。

  火狐在冰天雪地中施施然而行,大约刚换过冬装不久,她头颈粗硕,腰身丰满,长尾蓬松,细腿伶仃,如一团跃动的火焰,穿行在天地之间,其蚀骨销魂之美,就这样定格在寒天冷地中。

  蓦然,她停住了,双耳抿伏,曲颈回顾,目光中充满了警觉与疑虑,但四肢却欲停而未止,依然保持着行走的态势,玲珑有致的美妙身段,便极完美地凸示出来,飘逸、潇洒、灵动、优雅,动与静,构成了最高度的契合,显得格外地惊艳了。

  这样美丽的可儿,谁不爱呢?

  狐狸是动物中最具女人态的动物。她美丽、妖娆、妩媚、乖巧、聪慧、狡黠,善察人意,具有极大的魅惑性。尖巧的嘴巴,斜吊的媚眼,上翘的鼻翼,瘦削的面孔,俊俏的双耳,曼妙的身姿,加上蓬松的长尾和挺拔的四肢,便成就了美中尤物。     

  无论承认与否,男人心中的女性美,都是以狐的美与媚为蓝本的,并进而衍化为男人心头的朱砂痣,艳艳地开放着,永不磨灭。可以说,每一个男人的心底里,都藏着一个狐狸精。

  狐狸精是男人的梦魇,是男人对女人阴柔美的一种渴想,是男人干涸心头滋生的一抹绿洲。男人不仅希望女人美艳,也希望女人娇媚,更希望女人温柔,还希望女人有一点点放浪和妖骚。而狐狸,偏偏具备这些特点,所以,就轻易地走进了男人的心灵世界,狐狸精也就纵横天下,所向无敌,东方不败了。

小时候,最喜欢听大人讲狐狸的故事。少年识字后,亦对《聊斋志异》、《子不语》、《阅微草堂笔记》之类谈狐说鬼的书籍,钟爱有加,对人人闻之色变的狐狸精,总是恨不起来。

  记得那时候的看露天电影,最喜欢里面的女特务女匪首,就因为她们身上藏有狐狸精妖媚的影子。当年读《聊斋》中的《婴宁》,恍惚中似有狐女娇憨的笑声破窗而入,如一枝盛开在风中的牡丹花,颤袅袅地侍立在身侧,至今引为读书生涯中最快意之事,每每忆及,犹想浮一大白。

  过去的道学家们痛恨狐狸精,总认为那些个铜壁铁底的皇家江山,皆是让狐狸精们葬送的,因之,便有了红颜祸水之说。如夏之妹喜,商之妲已,周之褒姒,陈之张丽华,南唐之小周后,唐之杨玉环,就被目为祸水之尤。古典神话小说《封神演义》中,还将妲已描绘为九尾狐,并把殷王朝灭亡的全部罪责,都推到了她头上,称她毁了殷纣王的江山。

  其实,爱不爱江山,完全是皇帝自个儿的事,与作为皇帝老倌掌中玩物的狐狸精们毫无关系。如果有混蛋皇帝成心不要江山,狐狸精们就是全都变成了母仪天下的贤后圣妃,也难保江山不会易主。

  有一个亡国之君的狐狸精女人,曾写过一首著名的诗:君王城头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四万万人齐解甲,曾无一个是男儿!由此可证江山之失,并不关狐狸精啥事。

   即便有些皇帝的江山,真个是由狐狸精们断送的,也属活该,因为要不要江山,关键在于皇帝自己,这其中狐狸精们发挥的作用不是特别重要,因之她们也并没有什么滔天大错,充其量,只不过起了推手作用而已。

  退一万步讲,即便某某圣明天子的江山是真个由狐狸精葬送的,我们也该为该狐狸精叫好,因为能够把皇帝江山玩完的狐狸精,一定不是寻常之狐,普通之狐,凡庸之狐,而是伟大之狐,杰出之狐,智慧之狐。古人曾经诅咒过一位残虐无道的封建暴君, 曰“时日曷丧,汝与吾偕亡”。译成今天的话,就是“宇宙啊,你干脆爆炸了吧,让我和这个混蛋皇帝同归于尽。”

  能让那些惨无人道百弊丛生腐败透顶摇摇欲坠的封建王朝早一日寿终正寝,与其说是狐狸精们的罪过,毋宁说是狐狸精们的功德,而且是极大的功德。毕竟,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早死早托生,新政权总是在旧制度的废墟上生长起来的。况且,在通常情况下,新政权好像总比旧制度顺乎民意些,对人民也仁政些。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妹喜妲已褒姒等狐狸精们能解民于倒悬,拯民于水火,其功绩,丝毫不亚于那些号称圣文神武的马上皇帝,比如商汤、文王、唐宗、宋祖之流。其胸襟胆略,也比那些动辄“文死谏,武死战”,胶柱鼓瑟,抱着老杆儿不放的反动官僚和腐儒们高出许多。

  狐狸精不仅是男人们的最爱,女人自己对狐狸精也是我见犹怜的。今天的女人们,就以能够成为狐狸精为荣。

  但狐狸精不是人人都能做的。首先,狐狸精必须天生丽质,美艳异常,姿色平平的女人,大约是无缘作狐狸精的。其次,狐狸精要冰雪聪明,玲珑剔透,善诗擅舞,能琴会棋,具有雅友风范。再次,狐狸精还需要娇媚妖娆,有一种骨子里的媚和妖,柔情似水,温婉可人,知人款曲,善解人意。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狐狸精必须会魅惑男人,让男人对自己宠溺有加,痛爱不已,心甘情愿作裙下之臣。当然,这需要手段,更需要修炼。

  过去的书生为一朝身登龙虎榜,挣个好出身,常把自己禁锢在书斋里,闭门苦读,但无奈的是,那些所谓经世致用之学,往往特别枯燥乏味,读得久了,心里就会闷出鸟来,百无一用的书生们虽然营生乏术,但闲书读多了,激发了脑细胞,想像力特别丰富,易心生非非,尤长于白日做梦,于是乎,寒夜书斋狐仙临,月明林下美人来,狐狸精们便乘虚而入,粉墨登场了。文人绮梦录之类的杰作《聊斋》,也便应运而生。

  男人喜欢狐狸精,但世上的狐狸精太少,许多男人遭际不了狐狸精,因爱成恨,转痴为怒,就骂狐狸精,咒狐狸精,恨狐狸精,正如狐狸之吃不上葡萄,就说葡萄酸,但有诗人却说,酸中带甜的葡萄,如同酸奶一样,具有初恋的味道,可见,酸也是别有风味的,这就反证了狐狸精并非不好。

家有狐狸精,能养眼养心 ,大补呢。只怕自己缘浅福薄,摊不上这样的好造化。

  一只百伶百俐,娇媚无匹的火狐屹立于冰天雪地,红得惊世骇俗,美得惊心动魄,艳得空前绝后,任谁见了,心头都会颤颤地一酥。

  万素丛中一点红,活活要了卿卿命。其惊天骇地之美,便轻易地俘虏了我们的眼睛,征服了我们的心灵,摧毁了我们的意志,把我们打爬在地,成为美的奴隶。

她是从深山里溜出来的,或是从 《聊斋》中走下来的,还是从天宫中谪降来的,何若此之艳耶?

  鬼耶,魅耶?狐耶,人耶?仙耶,神耶?看来这确实是个问题,其实根本就不是个问题,只要看着喜欢,便足够了,是狐是仙,有什么根究的必要。象由意造,境由心生,曰狐即狐,曰人即人,曰仙即仙,扪扪自己的心,便明白。 

  狐生于石上,石便有了灵气。石置于室中,室内便生出雅意。人得了美石,人就结了良缘。当然,这缘绝不是普通之缘,而奇缘,神缘,天缘。

  一只红狐狸,是老天爷派下来魅惑我的吗?

  她是如此之美艳,如此之娇媚,如此之淑雅,虽是石狐,却极富灵气,侥幸拥有,自是艳福。

  置于书斋,可以益智,红袖添香夜读书,小红吹箫我唱歌,能助文思,益情愫,增灵感,润涩笔,促进文运。摆于卧室,可以安神,腋裘温煦知君暖,花气袭人是伊香,可平心气,除烦忧,止浮躁,宁神智,帮助睡眠。

如此美狐,当以爱妾待之。有妾如此,夫复何求?

是为记。
责任编辑:湟中法院